Android是在2008年9月发布的,到了2010年5月,其市场份额就已经达到了10%,远超当时的Windows Mobile。当年第四季度,其市场占有率甚至飙升至33%,将诺基亚的Symbian甩在了身后,成为最畅销的智能手机平台。2011年第三季度,采用Android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已经占到了市场总量的50%以上......此时的Android在非iOS操作系统当中,已经无人可以匹敌。虽然后来也有很多厂商纷纷开发操作系统以挑战谷歌,但结果却是尽皆铩羽。

高防服务器,美国高防服务器,美国高防主机,美国 . Android对手尽皆铩羽,鸿蒙如何绝地求生

令笔者印象深刻的一共有两家,一家是惠普,曾经斥资12亿美元通过收购palm而获得了WebOS操作系统。在当时,惠普也是雄心勃勃,不仅推出了手机和TouchPad平板,甚至还要将该系统拓展到PC,打印机以及家用多媒体终端等领域。但是仅仅时隔半年,该计划就戛然而止了,只落得了一个雷声大雨点小。虽然这和当年惠普的整体战略调整有关,但是WebOS不完善的生态,却也是其软肋。

除了惠普之外,三星也曾经对Android发起挑战,布局还要早于惠普。2009年12月,三星推出了基于Linux研发的Bada操作系统,而在次年的MWC展上,三星就迫不及待的推出了搭载Bada系统的智能手机。三星Bada初期的策略并非要颠覆用户的使用习惯,其主要目的还是想要复制Android或者iPhone OS的成功。毕竟在当年,三星手机的出货量曾经仅次于苹果,也是非iOS操作系统手机最高的。硬件终端的成功,显然刺激到了三星高层,希望将这样的优势也复制到系统层面。不可否认的是,Bada借鉴了很多Android的优点,用户界面直观易用且功能全面。为了获得开发者的支持,三星甚至曾经有计划对其进行开源。

但此时的问题来来,虽然Bada的攻势凌厉,但与开发操作系统相比,建立相关生态才是关键。与前者相比,后者才是最难啃的硬骨头。非常遗憾的是,Bada在这里折戟沉沙了。开发者并没有像三星期待的那样趋之若鹜,再加上Bada手机的销量始终平平淡淡,在2012年第三季度最好的时候,其市占率也仅为3%。因此在2013年2月,三星终于停止了Bada的推进工作,并将其并入Tizen项目。

Tizen也是三星的操作系统项目,是其与Linux基金会和诸多硬件厂商联合开发的项目。但直到2014年6月,也只有三星推出了一款基于Tizen操作系统的手机......后来,虽然三星前后更新了四代Tizen系统手机,但市场反响始终平淡。究其原因,还是操作系统生态无法建立。

此时三星的策略轨迹我们已经可以管窥一二了,如果说Bada代表的是三星想要建立与Android和iOS三分天下格局的话,那么在折戟沉沙之后,Tizen的作用已经转变成了作为Android之外的“自治区”。其目的仅仅是减小对Android的依赖,防止有一天谷歌对其釜底抽薪,就如同今天的华为......
但Tizen却重蹈了Bada的覆辙,开发者对这种小平台没有兴趣,不愿意开发相关的应用。消费者一旦过了尝鲜的热情,就不愿意再触碰该系统了。最后,Tizen最终也只落得个惨淡经营的结局。目前,Tizen主要被使用在可穿戴设备、智能电视和一些智能家电当中。早已没有了昔日的霸气......

是三星没有研发实力么?显然不是!三星拥有世界上最完善的智能手机硬件上游渠道,但硬件和系统生态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。这也是iOS和Android最强大的壁垒所在。正所谓系统好做,生态难建。仅以谷歌为例,其GMS服务经营多年,根深蒂固,容纳了数以百万计的移动应用。昔日的三星,Windows,惠普皆在此铩羽。

总结来说,任何系统要想挑战谷歌Android必须解决两个问题,首先是生态问题,其次是用户对于GMS的依赖。